我很喜歡在閱讀小說時看到另一本小說的痕跡
像是一種連結
作者和我看過同一本書呢!

第一次看麥可.康納利的警察辦案偵探小說
我看的是"最後的美洲狼"
落魄的鮑許警探雖然刻畫深入
故事發展也很吸引人
但不是很得到我的共鳴

閱讀"刺蝟的優雅"時
書中愛看書的門房感慨每次讀康納利小說正投入
要起來幫大樓住戶解決垃圾味道的問題
她總覺得
愛音樂的鮑許警探和住戶的報怨十分格格不入

我看了哈哈大笑
這不就是看書的樂趣嗎?

於是我又找了麥可.康納利的另一本偵探小說
後車廂輓歌
說實話 這本書的前半部有點悶
但後半部步調加快
開始推理與解答
美國味十足

美式偵探小說好像喜歡塑造一個很強的偵探
鮑許警探則是酗酒、暴力、粗話不斷、喜歡吃甜甜圈的警察
很有美國味的警察
也比較像真實世界的人
個人風格強烈(偵探小說"地獄藍調"更是明顯)
單打獨鬥
一個人對抗全世界

相較之下
日本警察辦案小說中的警察都顯得正直、勤奮、不屈不撓
感覺好的不像真的
警察辦案也像打群體戰
通常都是很多人共同努力才破案(松本清章的"點與線")

文化差異真大

teain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