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特殊時空背景下的惡行 我們應該理解 還是譴責?

這本德文書以一種單純的方式觸動我

故事前半敘述一個十五歲男孩愛上三十六歲史密斯小姐的故事
很純情 也很有畫面
史密斯小姐喜歡聽男孩讀書給她聽
透過男孩不斷閱讀 兩人一起讀了"戰爭與和平"、"奧德賽"等書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 男孩長大
開始想追求同年齡女孩
有一天 史密斯小姐忽然不告而別 徹底消失

兩人再次見面 竟然在法庭
史密斯小姐被控告擔任納粹集中營的女警衛時
曾見死不救一群住在教堂的猶太婦女

審判過程冗長 除了思考在當時的環境下
一個德國女警衛是不是有能力救猶太人
對於在納粹統治下的女警衛 應該要理解 還是譴責?

審判也讓男孩發現一件驚人的事
史密斯小姐其實不會閱讀

因為羞於承認不識字 史密斯小姐被判重刑 終身監禁

故事到此忽然有重要轉折
男孩開始讀書並錄成錄音帶寄給史密斯小姐
在閱讀過程中 男孩不斷思索

我很喜歡結局 但不想在此多說
只能透露是意想不到的
也是很無奈、突然、卻又必然的結局

我願意為妳朗讀

(點上圖到博客來購買任何書籍,可為版主帶來3%回饋金,感謝大家)

我是因為改編電影得獎無數而注意到這本書
一本薄薄的書 非常值得一讀

不曉得電影會如何改編
我相信凱特溫斯蕾
看片花就覺得
她看起來比書中史密斯小姐還要像史密斯小姐
很期待

2009/3/24補充:
Time雜誌訪問凱特溫斯蕾,摘錄如下:
     她強調每接演一個新角色,她不會刻意去設計一些動作以討好觀眾,也不必故意去
美化這個角色,但是一定要了解這個角色,只有了解,才能做出最貼切的詮釋,而她的問題就精細到包含演員的裝扮道具,諸如要不要戴眼鏡?平常,會不會把眼鏡挪到頭頂上去?這種跡近瑣碎的小動作,都是她必做的功課之一,銀幕上也許只是一閃即過的鏡頭,卻可能讓這個角色透露出自己不一樣的生活習慣,創造更有說服力的效果。
       這篇專訪文字中,最精彩的一段話是他的導演先生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說的「她讓生活簡單化,讓演技迷宮化。」育有一兒一女的凱特,平時努力做個平凡的好媽媽,工作時,則要幻化成人間精靈,演出人間千萬風情,在簡單與迷宮中自由來去的人生,這位外貌絕對稱不上豔星,甚至只能以小胖妹形容的女演員,比起他人,顯然很清楚自己的生命方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只是凡人,她卻是能夠深人凡人靈魂的最佳女演員了。

資料來源:藍藍的部落格,最佳演員:凱特溫斯蕾
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09/03/post-901.html#more

teainlibr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